• 统计网上直报系统
  • 优秀品牌申报系统
  • 信用评价申报系统
  • 药品信息共享云服务平台
  • 两化融合水平自诊断
  • 行业两化融合服务平台
  • 在线学习平台
  • 协会邮箱登录
  • 协会公众微信

  • 您将浏览的信息只供本协会网网员使用。

    请您登录

    如果您还不是中国化学制药工业协会网的网员,欢迎加入。

    联系人:中国化学制药工业协会信息部

    电话:010-57918373/74/97

    资讯动态
    首页协会服务两化融合建设两化融合资讯动态
    徐匡迪院士:颠覆式创新是推动国家发展的根本

    发布时间:2018-06-11    来源:两化融合服务平台

    编者按:“中国是一个制造大国,30年经济高速发展,中国的制造业规模已经居世界前列。有100多种产品的产量稳居世界第一,但仍面临产能过剩、水平不高和缺少自主知识产权的挑战。”

    5月30日,中国工程院颁发中国工程界的最高奖——光华工程科技奖,我国杰出的钢铁冶金专家和战略科学家、中国工程院院士徐匡迪获得第十二届光华工程科技成就奖。


    在获奖现场,当谈到自己最熟悉、也最关心的工程科技事业,徐匡迪心情颇为复杂。他指出,一方面,中国在传统工程技术包括土木工程、水利工程、冶金工程、采矿工程等领域,21世纪以来在世界上一直领跑,属于领先地位。


    另一方面,在新兴工业及工程科技领域,比如信息化、人工智能、航天技术、医学工程等,中国与世界先进水平差距还比较远。徐匡迪举例说,中国目前人工智能的应用公司很多,有些甚至做成了上市公司,但是人工智能的关键芯片却没有,还大量依赖进口,还有很多关键核心精密元器件都要靠从外国引进或者仿制。


    一直以来,徐匡迪院士就对中国的国家战略、科技创新等领域保持密切关注。早在几年前,徐匡迪院士就曾指出过国国家发展与科技创新之间的存在问题。他指出,未来的中国经济将会经历一个换挡期,经济从高速增长转为中速增长,进入经济新常态,而创新驱动是实现新常态的关键。

    他还谈到“中国是一个制造大国,30年经济高速发展,中国的制造业规模已经居世界前列。有100多种产品的产量稳居世界第一,但仍面临产能过剩、水平不高和缺少自主知识产权的挑战”。


    以下内容摘自2015年徐匡迪院士在某参加某次讨论时的讲话。尽管现在大环境已经有所改善,但其中谈到的问题仍然值得我们思考。



    ▌进入经济新常态,中国将面临重要挑战


    在过去的几十年,中国一直以高速的状态发展,但未来的中国经济将会经历一个换挡期,经济从高速增长转为中速增长,进入经济新常态。


    曾培炎同志(原国务院副总理)在经研中心年会上有一段讲话,我引用一下,我觉得讲得很好。他说,“这一时期的主要任务是完成发展方式的转变,从传统的投资驱动逐步转换到创新驱动。一方面是改造老路,摒弃以往过度依赖于消耗资源能源等物质投入、不珍惜环境的高强度投入的增长方式。另一方面开启新路,更多依靠人力资本集约投入、科技创新拉动,迈向质量提升型的发展新阶段。”从时间维度上看,新常态指的不是短期一年、两年,也不是长期的二十年、三十年,而是一个中期的概念。


    因此,新常态是中国要面临的重要挑战,创新驱动是实现新常态的关键,科技创新和制度创新则是创新驱动的重点。


    美国的波特教授对后发国家参与国际竞争提了四个阶段:第一个阶段是要素驱动。就是卖东西,卖矿石、出口矿石,同时也包括土地和劳动力,也是要素,搞开发区,你到我这儿来,用我这儿的原料、劳动力,中国在这方面有个新的创造,就是搞“两头在外”。


    第二阶段是投资驱动,包括基础设施的国内现代化和外国资本投入。


    这两个阶段基本上过去30年我们已经经历了。


    小平同志讲要抓住机遇,这是非常正确的,如果现在再来搞开发区已经晚了,外资也不来了。现在西方的情况在发生变化,欧洲是经济增长乏力,走不出困境,美国由于页岩气、页岩油的开发,现在美国的能源比中国便宜,美国的工业用电相当于人民币(每度)1毛钱,他到中国来劳动力便宜,但是能源贵,我们的工业用电每度0.58元,所以他算下来,再加上由于机器人的普及,不用那么多劳动力,机器人24小时工作,不上厕所不吃饭,劳动密集型产业机器人不停地做,机器人的投入相当于劳动力投入四年就可以收回来,因此我们必须要进入第三个阶段,就是创新驱动。

    凡是能够进入创新驱动的后进国家或者地区都上来了。比如中国的台湾,开始时是生产折叠式雨伞。70—80年代以后产业转型做“晶圆代工”,他看到未来的信息化产业需要大量的芯片、元器件,这个东西过去是哪个厂做电脑哪个厂自己做,成本很高,他叫晶圆代工就是半导体、晶体的圆片大量集中起来,然后给全世界供应,所以他现在占全世界的2/3,这个产业估计还可以稳定20—30年。


    现在国内经济有一种理论,要搞服务业我们就转型了,海边度假、旅游的设施菲律宾非常好,服务业占70—80%。但我认为,这不是什么服务业、不服务业的问题。如果没有支柱产业,根本无法进行科技创新。


    下面我会讲到习总书记的一段讲话:“纵观人类发展历史,创新始终是推动一个国家、一个民族向前发展的重要力量,也是推动整个人类社会向前发展的重要力量。”



    ▌颠覆式创新是推动国家发展的根本


    创新是多方面的,包括理论创新、体制创新、制度创新、人才创新等,但科技创新的地位和作用十分显要。我国是一个发展中大国,目前正在大力推进经济发展方式转变和经济结构调整,正在为实现“两个一百年”奋斗目标而努力,必须把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实施好。


    在90年代中期,C.M.Christensen提出破坏性创新或者叫颠覆性创新,他把原来的东西都颠覆了。


    比如数码相机,把柯达的那套系统都颠覆了,胶卷没有了,不需要冲洗照片了,都存在相机里了。比如用激光的光盘来替代录音带,刚刚改革开放的时候我们都喜欢双卡、单卡的录音机,后来光盘出来就把它给淘汰掉了。到了新的时期,液晶显示电视机取代了显像管的电视机。


    习主席在2014年8月18日讲话中讲到,上个世纪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时,中国是一穷二白,而阿根廷是世界排名前列的经济大国,当时就已经能够制造飞机、火车、汽车,是当时的发达国家。阿根廷曾经进入世界前十名,最高的时候到过第六名,二次大战他不参加打仗,二次大战在欧洲,美国是需要阿根廷的粮食和牛肉,午餐肉和面包,从他这里运到前线去,其他参战国家需要加工汽车、装备,所以产业都转到他这儿,日子很好过。60年过去了,中国的高铁技术、能源技术、大部分制造技术都位居世界前列,阿根廷被远远甩在了后面,飞机、火车、汽车工业都不行。阿根廷不发达吗?阿根廷是很漂亮的,像欧洲国家一样,阿根廷的足球踢得那么棒,探戈舞很好看,但是光跳舞、踢足球救不了国家。


    中国农业取得了巨大成就,但是中国农业由于没有创新,发展受制约。中国的种猪92%要从国外进口,肉鸡100%,肉鸭90%,奶牛95%都需要进口,以奶牛为例我们比较一下,现在中国单产一年一头奶牛产2900公斤,接近3吨,美国是9590公斤,一头奶牛是我们的3倍,欧盟相当于我们的2倍,6200公斤,所以工程院把动物的种业作为我们国家要主攻的创新点。


    还有更震撼的,英国的樱桃谷鸭击败了北京鸭,占领了我国肉鸭85%的市场。


    樱桃谷鸭是英国樱桃谷公司从北京引进原种经过70年改良育出的新品种。1950年英国开始系统培育这个鸭,培育出樱桃谷鸭,这个鸭不是传统的北京鸭,英国人重新命名了,是樱桃谷培养出来的,生长比北京鸭快一个月,瘦肉率高、饲料转化率高、抗病力强,1981年中国刚开放时就销到中国来,当时销路还不是很大,没有解决温饱之前我们喜欢吃北京烤鸭皮下那层油,越油吃下去越解馋,后来慢慢口味变了,1991年大规模到中国来推广,现在樱桃谷鸭一年出栏11亿,而北京鸭是800万。


    北京烤鸭、南京板鸭原料都已经是樱桃谷鸭,99.9%以上,如果各位到北京烤鸭去吃,烤出来的鸭片下来,是有皮的,但下面没有一层白油,瘦肉就是瘦肉,很符合现在大家的口味。由于樱桃谷鸭不卖给中国纯种,贸易量占全球市场70%,祖代种单价是北京鸭10倍,利润十分可观,因此英国女王两次为他颁奖,表彰他的贡献,他就是技术创新。


    中国是一个制造大国,30年经济高速发展,中国的制造业规模已经居世界前列。有100多种产品的产量稳居世界第一,但面临产能过剩、水平不高和缺少自主知识产权的挑战。


    最明显的就是现在汽车的产量是世界第一,销售量也是世界第一,但是自主品牌的车非常少。我们看到的是还是德国的奥迪、美国的GE、法国的标志。


    未来20年要改变这个状况必须从创新上来改变,通过创新改变制造业,从科学前沿来说,最有潜力的半导体,现在台湾现在搞的是硅片,硅材料要慢慢变成化合物材料。


    美国两年以前提出来先进材料的计划,材料基因组工程、综合计算材料。我们搞材料的人过去炒菜,淡了加了盐,咸了加点糖,加各种元素,叫“试错法”,需要什么样的性能应该用什么样的材料,慢慢走向理性化。


    产品的全生命周期智能化服务。过去我们讲产品,产品就是生产,制造业就是生产产品。产品出来你怎么用是你的事,在今后都是全生命周期的智能化服务。另外是3D打印、生物制造、合成生物学、器官工程,现在世界上第一个人工的心脏已经做出来了。


    现在器官的移植只有两个不行,一个是心脏,一个是脑,心脏有望在十年左右用于临床,今后你的家属如果有心脏病历史,有家族史的,你出生的时候把心脏干细胞保留在那个医院里,如果四五十岁心脏不太好时,等九个月心脏就发育好了,给你移上去,就是你的心脏,再给你工作四五十年,所以未来的科学是非常了不起的。


    ▌大数据和云计算:一半是挑战,一半是机遇


    我还想说一说影响到产业升级科技创新的大数据和云计算,这是未来非常大的商机。但是,这个商机要读得懂,一半是挑战,一半是机遇。


    什么叫大数据,互联网每60秒发生的事情是惊人的,苹果应用下载每60秒4.7万次,全球IP网一分钟发送6.39个TB的信件,Focebook发生6百万次访问,这个是由大数据产生的,变化实在是太快了。


    举一个具体的例子,就是谷歌公司前雇员发现了一个商机就辞职了,创办了一个Climate公司,是气象公司,美国气象局公开数据,从这个数据库里获得几十年的天气数据,把各地的降雨、气温,每个月土壤的情况,历年农作物产量做成一个图表,做成一个软件放到里面,从而预测美国任何一个地方的农场明年的产量,用这个向用户出售个性化保险,大豆多少产量,玉米多少产量,小麦多少产量,如果没有实现这个预测,破坏了庄稼公司给你赔付,结果最后大获成功,因为他是靠大数据统计的基础,概率很大,也有失算的,但是非常小。


    获得成功以后谷歌公司就眼馋了,要把他买回来,这个人开始不干,后来不到11亿美元把这个公司卖给了谷歌公司。可能会说这个数据都是美国气象局的,气象局没有做成网络,谷歌公司买回来之后,把这个东西注入到上市公司里面,然后销售股票又收回了12亿,谷歌公司也赚了1个亿。


    GE航空发动机从智能制造向适时服务业延伸。把传感器安装到所有设备上,不管是燃气轮机还是医院病床,在公司所有工业领域里,GE估计这样的效率机会可能价值1500亿美元,飞机在飞的时候可以告诉你到底应该怎么飞,用油是否合理,发动机有没有问题,核磁共振卖给中国或者印度的医院,在做的时候都可以测量。


    ▌跨过新常态这个坎,中国还需多方努力


    最后我想说说我对经济新常态的感言:首先我认为要保持新常态而不落入中等收入陷阱是十分不容易的。如果说后发国家从二次大战以后,23个国家想追赶,只有5个国家成功超越了,其他的都没有超越。没有能够进入创新型国家,没有能够进入发达国家的领域。


    所以宏观经济的换档减速不是自动滑行,不是不需要花力气,现在有些舆论认为现在干部不用吃力,过去招商引资,经济发展,互相考核,很累,我看新常态恐怕更累,要花更大力气转变经济增长方式,这个阶段经济发展难度,我个人认为国内和国际都比粗放型高速增长要大得多得多,希望和大家分享我的这个观点。


    要跨过新常态这个坎,一是要依靠深化改革、制度创新、激发创业创新和人人创业的活力。


    为什么阿里巴巴能够杭州发展起来?我认为杭州有一个比较宽松的地方,他们曾经到过上海,上海的委办都不同意,税务局说税怎么收,营业税怎么收,我就听你说,你说卖多少就交多少,他没有想到银行是可以联网的,但是银行系统和财政税收是两个系统。


    商品质量检测,如果卖假货谁来打击,上海的各个业务部门都很精明,但由于太精明了,不高明,最后这个商机到了浙江。


    杭州的市委书记是比较开明的,他说我看你三年,第一,你不要发大的案子,第二,每年营业额要翻番,第三,要用大量的大学毕业生,因为我现在大学生就业有问题。马云给他保证,现在他用了三万多人的大学生,体制制度创新深化改革,说到底就是激发企业创新的积极性,人员创业的活力,如果能做到这两者有可能。按照惯性,还喜欢工厂给加工资。


    二是要以科技创新为动力,用网络科技来蜕变传统业态,包括农业、工业、商业等,帮助农业、工业、商业都走上信息化、智能化的快车道,只有用最新的科技来武装才能尽可能实现弯道超车,使国民经济产生一个质的提升。


    韩国曾经也搞过芯片,看到台湾赚了这么多钱很眼馋,搞了三年不搞了,因为起步晚了,起点低了,所以没法和他竞争。我想这是非常重要的。弯道超车才能使国民经济产生一个质的提升。


    中国是一个发展极不平衡的人口大国,在新常态下,中西部地区的城镇化和基础设施还是拉动经济发展的,还要保持一定的投资。不可以随便贬低投资拉动的效应,投资拉动不但是对当前有拉动,而且惠及子孙后代。但是一定要精准投资,不能搞浪费的、没有实效的形象工程。


    同时要看到,劳动密集型和技术密集型经济在新常态下是将会继续并存的,比如电子商务,网上的交易是非常新的,这是高度的信息化产品,但是快递的物流业又是劳动密集的,每一个城市都是几十万人在做快递,没有解决他们的就业问题。


    所以在整个新常态阶段,在转变的过程中,投资还是稳定经济与就业的重要方面。


    在经济高速发展后,中国的制造业产能过剩也已成为常态。


    现在中国的工业产品没有哪一个是不过剩的,如何消化?如何削减产能,将是新常态阶段中的非常棘手的问题。要通过改造,淘汰落后,同时也涉及到金融业风险,接近2万亿就是2008年以后在银行贷款支持下,国内市场要大兴土木时搞上去,钢产量从5亿吨到了10亿吨,要削减的话60%是银行的钱,银行有信贷风险。


    另外工业资产处置,工业资产拿来干什么用?不能都作为废铜烂铁,怎么转移?劳动的就业和转移,社会敏感这些大的事情。


    在新常态的关键时期,除了经济转型以外,处理好这些宏观经济的问题,也是稳定我们国家一个重要的方面。

    (本文系转载,如有侵权,请联系删除。)


    底部Logo

    友情链接

    京ICP备10047009号-1        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1643号

    版权所有 © 中国化学制药工业协会技术支持:大唐互联网+